主页 > J超生活 >为什幺失败经验不一定能促进下一次的成功? >

为什幺失败经验不一定能促进下一次的成功?

不是所有的失败都能促进成功的。

有些人在失败之后,只会重複过往的错误行为,然后一直失败下去。这不是因为他们选择不吸取教训,也不是他们不知道吸取教训的珍贵——而是他们无法把失败转化成经验。

要让失败成为成功之母,我们首先必须学把失败转化为成长的养分、经验,方能促进下一次的成功。这并不容易。事实上,这件事情的难度之高,就连医生这一种精英阶层都没能完全掌握——有研究显示,医生们似乎并不懂得把失败转化成经验。

哈佛商学院的一个研究团队,为了弄清楚手术成败与医生的关係,于是对外科医生进行了长达十年的跟踪研究。他们对六千多例「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」(Coronary artery bypass surgery)进行了观察与统计——这种手术难度极高,一旦失败就意味着病人死亡,因此医生有充足的动机去全力以赴把这一手术做好。

研究人员从统计数据中发现,如果一位医生手术成功,那他接下来的手术就会更容易成功,他的成功率会持续提升。这很好理解,如果一位医生成功的完成手术,这足以证明他掌握了完成手术的诀窍,随着经验的增加他会越来越熟练,因此成功率不断的上升。

研究中令人感到费解的发现是:如果一位医生手术失败,他后续的手术竟然会更容易失败,成功率会不断下降——医生不但没能从失败中获取经验,而且成功率还越来越低。

那幺问题来了:为什幺失败的经验没能促进下一次的成功?

这并不是因为某些医生的实力出了问题,研究人员指出,当医生在观察到同事的手术是如何失败后,他自己在下一次手术的成功率却会大幅提高。这意味着医生是有能力胜任工作的,他们不是没有能力掌握手术的诀窍,也不是无法从他人的失败中学习,

他们只是无法从自己的失败学习。

接下来的问题自然是:为什幺?

两种失败,两种应对方式

要回答这一问题,我们先来看《黑匣子思维》一书中,作者马修.席德(Matthew Syed)提到的研究数据:

除此之外,作者席德认为还有第四个原因:

首先需要再次强调的一点,航空业和医疗业在应对错误、失败的方式上,的确有着巨大的差别,但作者并不认为医疗业有此情况是因为医生自私或道德有问题。

航空业对待失败的态度可谓典範,各大航空公司建立了最为健全的规章制度,以确保能够从错误中吸取教训。每一次发生空难后,航空专家们就会把黑匣子打开,聚在一起探讨到底是什幺出了问题,直到找到失误的原因为止,然后尽快想办法把造成失误的原因改过(可能是飞机的设计、可能是人为的关係),这让空难的发生概率迅速降低。而医疗业处理错误的方式则截然相反,从上面列举的资料可以看出,医生们在处理错误的态度上无疑不够积极。

但是,为什幺航空业可以如此积极,而医疗业则如此普遍地採用逃避、忽视的态度来应对错误呢?让人感到好奇的是,为什幺医生如此普遍的採取了逃避、忽视错误的态度呢?

除了两者的行业性质和规章制度有很大的不同之外,另一个不可忽略的原因是——航空专家们在打开黑匣子时,他们检讨的多数是「他人的错误」;而医生们需要面对的,大多数是出自于「自己的错误」。

再谈认知失调

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来,检讨「他人的错误」在心理上的感受无疑比检讨「自己的错误」轻鬆得多,因为后者会很容易陷入「认知失调」(cognitive dissonance)。

我们曾在这篇文章中探讨过什幺是认知失调,以及其为什幺会形成,这里就不作太多的叙述。这里我们只需要知道:认知失调多是因为个体的「自我认知」和「新观念」相冲突而引起,其会导致个体不愿承认错误,甚至促使个体变本加厉的重複错误行为。

这里只举一个例子:

简单来说,对于自身而言,我们很难察觉自己是否陷入了认知失调。另外,我们也很难帮助那些陷入认知失调的人,我们很难纠正他人的错误。

对此,心理学家给出的应对方法不外两种,一是鼓励个体放弃自我辩护,在事件中优先考虑自身错误,正视错误并从中学习;二是透过制度奖励承认错误的行为,营造开放的学习环境,透过改变群体应对错误的态度,以减少个体的认知失调(有医疗组织採用了这种方式,并获得了成功,参见《黑匣子思维》)。

第一个方法对每个人来说都很有用,我曾对此有过详细的解说,而第二个方法则值得组织去思考。而这次我想谈的是第三种方法,亦即下面这个:从他人的失败中获得成长

回顾本文开头提到的研究的其中两个结论:

当医生们自己经历失败时,下一次手术的成功率会下降。当医生们观察同事们经历失败的手术后,他们自身的手术成功概率就会大大提高。

这两个结论,无疑指出了一条简易的应对认知失调的方法,那就是:透过学习他人的错误经验,以此来绕过认知失调,从而得以改善自身的错误。

换言之,与其透过主观的自我思考来判断自己有没有过错,不如直接找到那些与自身情景相似的、有代表性的失败例子,从他们那里找到自己的改进之处——就像是我们要观察自己的外貌一样,我们透过外部的镜子,才能更好的看清自己。

这一方法或许能让你绕过「我是否错了?」这一问题而产生的认知失调,转而把注意力专注在「他人是如何犯错的,而我应该如何提防」,从而提升自身的成功概率。

这一观点并不新鲜,着名投资人查理.芒格(Charlie Munger)就秉持「从他人的失败中学习能促进成功概率」这一观点,他在《穷查理宝典》一书中写道:

芒格认为,只要能有效的避开错误的发生,就足以比大多数人更接近成功。据说,芒格在一生中,持续不断地研究与收集各种各样的人物、各行各业的企业以及政府管制、学术研究等各领域的失败案例,以提醒自己在人生与事业的决策上,不犯重大错误。

若以创业为例,你应该在设计「成功计划」之时,也主动地找到与你类似的情景,并列出一系列「失败的条件」。这种思考方式有其名称,就叫做「事前验尸」。

在我看来,思考失败、主动地「找错」不但能帮你避开陷阱,「找错」本身也是一种产生价值的行为。例如,脸书会给予找出其网站安全漏洞的人500美元以上的悬赏奖金,而在2017年里,脸书一共给出了888,000美元的悬赏奖金。谷歌的奖金则从100美元到30,000美元不等。微软最为大方,其给出的悬赏奖金最高达25万美元。

我们在《适应性创新》的解读文章里也探讨过,发明家能从大量的失败中排除可能性,最终找到成功方案,这被称为「试错法」。发明大王汤玛斯.爱迪生(Thomas Edison)便是使用这一方法完成了大量发明的,在爱迪生的一生里,他完成了一千多项发明。

最后,本文一开头提到的,有关外科医生手的研究,其实还有一个结论我并未列出——那就是,当一个医生观察另一个同事成功的完成手术后,观察者下一次的手术成功概率似乎没有出现变化。换言之,向成功案例学习并未让医生获得了明显的成长。

许多人喜欢从成功人士的故事中学习,但人们似乎并未普遍意识到,向失败者学习的效果可能更佳。

失败乃是成功之母,但我想,你现在对这句话的定义会有所不同。


我的感想有以下:

智慧藏在自己的错误上。经验藏在他人的错误上。机会则藏在人人都忽视的错误上。

虽然从他人的失败经验里学习是有益的,但发言谴责他人却未必有益,甚至是损人不利己的。无缘无故挑他人的错,并不是一件值得鼓励的行为。

当我看见一个人能够坦诚的承认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,且不添加任何藉口时,我不禁会对他肃然起敬。那不是因为我认为坦诚/诚实是一种美德,而是因为我认为突破自身盲点实在太难,克服认知失调太难——最近的事情让我越加认识这一点。